手机版
关注品尚红酒官方微信
最新资讯
相关资讯

首页 > > 海角酒国――葡萄牙

海角酒国――葡萄牙 来源:品尚红酒网 发布时间:2014-07-31 17:20:10  人气:2570

文章导读
怀着好奇,我在初冬时节来到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Lisboa)。摄氏5-15左右的气温,清晨和夜里带有些许凉意,白天带着强大紫外线的强烈阳光让墨镜成为造访此处的必需品。当然,买顶软木做的帽子遮阳也是不错的选择――在这里,软木制品五花八门,应用遍及服饰、珠宝、日用品到建筑、航太高科技。位于特茹河畔(Tejo River)接近出海口的里斯本,许多宏伟的历史建筑与纪念碑依然展示着这个曾经灿烂辉煌的海权帝国征服者的霸气。而旧城区老建筑外墙的粉红、粉绿、酩黄等多彩又协调的色泽,配上细致中带朴拙的瓷砖画与拼花,再加上造

位于伊比利亚半岛(Iberian Peninsula)最西边的葡萄牙,虽然产葡萄酒的历史和它的邻居西班牙不相上下,但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却明显陌生许多。不过,也许你没有喝过葡萄牙产的葡萄酒,但肯定接触过来自这里与美酒息息相关的产品――软木塞。是的,葡萄牙盛产软木,是全球最大的软木制品生产国。葡萄牙种植葡萄与酿酒的历史可以往上追溯到两千年前,而早在12世纪时就开始出口到英国市场。17世纪英法百年战争期间,葡萄牙西班牙顺理成章地取代了法国,成为了英国葡萄酒市场的主要供应国。19世纪,葡萄牙也未能幸免于当时席卷欧洲、毁灭性的根瘤蚜虫病,大部分葡萄园被毁,至今仍能见到许多未能复耕而荒废的地块。20世纪的大半时间,葡萄牙疲于应付自身政治经济不稳定的局面,几乎与国际社会脱节。1937年,葡萄牙国家葡萄酒管理局(The Junta Nacional do Vinho)成立,推动合作社酿酒制度,在短短20年内建立了超过100家酿酒合作社。新的制度虽然一时促进了葡萄酒的生产,但赋予合作社的特权和过度保护却也让它们逐渐不求进步,最终造成设备老旧、技术落伍与品质江河日下的结果。1986葡萄牙加入欧盟,许多重视品质的酒庄获益于欧盟注入的资金,开始进行酒厂设备的现代化,并且在酿酒技术和产地风土条件方面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今日,葡萄牙葡萄酒在各国际重要比赛屡屡获得辉煌的成绩,又再度受到国际上的关注,展现了卷土重来、浴火重生的全新气象。


  怀着好奇,我在初冬时节来到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Lisboa)。摄氏5-15左右的气温,清晨和夜里带有些许凉意,白天带着强大紫外线的强烈阳光让墨镜成为造访此处的必需品。当然,买顶软木做的帽子遮阳也是不错的选择――在这里,软木制品五花八门,应用遍及服饰、珠宝、日用品到建筑、航太高科技。位于特茹河畔(Tejo River)接近出海口的里斯本,许多宏伟的历史建筑与纪念碑依然展示着这个曾经灿烂辉煌的海权帝国征服者的霸气。而旧城区老建筑外墙的粉红、粉绿、酩黄等多彩又协调的色泽,配上细致中带朴拙的瓷砖画与拼花,再加上造型复古可爱的地面电车,共同塑造出了这城市独一无二的迷人魅力。

  身为一位资深吃货,来到葡萄牙的首件要事,当然就是尝尝号称天下第一的葡国蛋挞咯!搭着小巴在曲折小路绕了好一阵,我来到了市区西边的Belem,一眼就认出了有许多顾客排着长队,创立于1837年的Unica Fabrica Dos Pasteis de Belem老店。它的味道真是名不虚传,酥皮有焦香,脆但是不会过酥而是有嚼劲,内馅儿是浓郁滑嫩的蛋奶香和焦糖、蜂蜜味。第一次尝到这么好吃的蛋挞,连我这平时不怎么吃甜点的人都忍不住吃了三个!

  葡萄牙国土略呈长方形,南北约600公里,东西宽度不超过200公里。从北到南分布了几个葡萄酒产区,如绿酒区(Vinho Verde)、杜罗河谷(Douro)、达奥(Dao)、百拉达(Bairrada)、瑞巴特茹(Ribatejo)和阿兰特茹(Alentejo)等产地。由于离海的远近、纬度以及山脉走向对于降雨和季风的阻隔等因素,不同产区之间种植的葡萄品种都有些不同,酿成的酒在风格上也可以有很大的差异。

  在当地产区地陪的带领下,我从里斯本出发,来到里斯本东边的Alentejo产区,拜访了一家由Serrano Mira家族经营了超过450年的Herdade Das Servas酒庄。院里陈列的几个比人高的陶罐,是本地以前人们酿酒用的容器,不过现在已经被具有温控功能的不锈钢发酵罐所取代。庄主表示,他们将葡萄的产量控制得比当地法定产区要求更低以得到更集中的风味,而且根据不同葡萄品种的特性使用不同形态的发酵罐,致力于酿造出此地从未达到过的最高品质。他酿造的有Alfrocheiro、味而多(Petit Verdot)、Touriga Nacional 西拉Syrah)与 Touriga Nacional 的混酿等红酒,以及几款当地品种的干白。味而多这个在波尔多只是小配角的品种,在这里竟能独挑大梁酿出饱满均衡的果味以及具有丰富单宁层次感的酒,令我惊艳不已。而我的最爱是Touriga Nacional 2006 Reserva,优雅而充满复杂度的风味以及丝绸般的单宁,呈现了这个葡萄牙最佳红葡萄品种的优越性以及陈年实力,难怪在几个国际重要比赛和专业杂志评选中都获得了傲人的奖项。

  同一个产区的另一家 Monte Da Ravasqueira酒园,占地广大的山丘葡萄园里,一栋栋白色镶蓝边红瓦的酒庄建筑,则透露出另一种低调的贵气。来到这里,我首先被一片树林子给吸引住了――这些被局部剥皮的树,原来就是用来生产软木塞的栓皮栎树,属于葡萄牙经济命脉之一的重要产业。不消说,葡萄牙酒庄也都是软木塞的铁杆拥护者。这家酒庄除了生产葡萄酒、软木,还制作橄榄油,也养一些牛和黑毛猪,把好吃好喝的都包办了。在葡萄酒方面,除了本地品种,也种植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西拉、维欧尼(Viognier)和味而多等法国品种,酿造上相当重视清爽的酸度和鲜明的果味,避免过多的橡木影响以及氧化感,这也是1990年代葡萄牙进入欧盟后在欧盟支持下积极更新酿酒设备、提升酿酒技术的摩登化国际主流。

葡萄牙" type="#_x0000_t75">

在这里我尝到了Monte da Ravasqueira Reserva White 2012,它采用维欧尼和当地品种Alvarinho混酿,葡萄来自几个精选的小地块,在部分全新橡木桶以及部分法国老橡木桶里低温发酵,既保持了果味的新鲜感,又带来了融合度很好的橡木口感与复杂度及悠长余味,相当优雅而且有陈年潜力。而另一款很不错的红酒Monte da Ravasqueira Reserva Red 2011,它采用了法国西拉和当地的Touriga Nacional酿造,同样来自精选的小地块葡萄园,以小篮子手工采收,发酵前低温浸皮,然后不同品种以不同温度发酵以得到最佳的品种特色呈现,然后部分在新的法国橡木桶中培养。它有着鲜明饱满的黑色浆果、覆盆子和烤面包味,单宁坚实而优雅,估计现在到未来5年内是最佳适饮期。此酒在最近的国际比赛已经获得了不少奖项。最后一款尝的是让人颇惊喜的迟摘甜白Monte da Ravasqueira Late Harvest 2012,以100%维欧尼酿造,先在0度低温保存七天,然后12小时慢速轻柔压榨后发酵。它有中等的甜度和清新酸度,口感圆润中带有细致的矿物质质地,有柑橘、橙皮、无花果和蜂蜜味,非常宜人,适合搭配甜品或单独饮用。

  Monte Da Ravasqueira除了酒,还给人一个非常值得亲自到酒庄参观的理由:全欧洲最大的古董马车私人收藏馆。数十辆只有在欧洲宫廷片才看得到的各式马车,或华丽或朴实,都有一两百年历史却保养得宛如全新,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Dao是我此行拜访的第二个葡萄酒产区,这里以生产高品质的干红而闻名。它受到环绕的山脉保护,夏天长而温暖,雨量多集中在冬天,对于葡萄的成熟相当有帮助。砂质的土地上种植着相当多不同的本地葡萄品种,如Touriga NacionalTinta RorizJaenAlfrocheiro Preto等。这个产区虽然有着很不错的风土条件,但在20世纪中期却受到了过多的政策干预。在19541971年之间,葡萄牙政府想大力促进本区的葡萄酒生产,一口气建设了10家大同小异的酿酒合作社,并且给与排它性的经营特权。原本良好的立意,因为保护过度,反而让这些合作社不求进步,因此葡萄酒品质日渐下滑,设备老旧也疏于更新。这样的状况,一直到90年代葡萄牙接受欧盟补助,合作社式微之后才有了明显的改善。

  来到产区里一个叫做Nelas的小城镇,一家叫做Caminhos Cruzados(交叉路)的酒庄的酿酒师正在等候着我。这是一家蛮新的酒庄,庄主Paulo Santos是个成功的纺织业商人,在外地发达后决定回到家乡建立酒庄,将此地的美酒介绍给世人。酒庄里从酿酒师到销售代表都相当年轻有朝气,酿酒设备也颇为摩登。他们想酿造的是均衡优雅、具有国际水准但又具有优良性价比的酒,今年也将一款2010年份的Colheita Seleccionada干红送到香港参加中国环球葡萄酒及烈酒大赛,取得了银牌的成绩。

  庄主Paulo Santos位于葡萄园边的乡间别墅里,新酒窖的建设工程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我一边尝着当地传统做法的香煎盐鳕鱼,一边品尝他们一贯优雅清新风格的多款干白、桃红和干红,仿佛也尝到了一个没落多时老产区重焕新生的希望。

  Douro河产区是此行的压轴重头戏。虽然早已在书上和网络上阅读过此产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遗产的梯田葡萄园景观,但亲眼见到时依然为那壮观的特殊地景而激 动不已。黄昏时刻,在蜿蜒的山路上疾驶的我们,拐过最后一个弯便见到无数环抱的山丘上满是层层叠叠的梯田,收成后的葡萄树丛泛着桔色的金光。这里是世界上最早的葡萄酒法定产区之一,早在1756年,当时的葡萄牙首相庞巴尔侯爵(Marques de Pombal)就明确划定了此产区的地理界限,并打下了数百根界桩。光冲着这两百多年前以人工在花岗岩和页岩山坡上艰辛凿出的壮丽梯田景观,还有那多彩多姿令人一尝就忘不了的美酒,Douro河谷绝对是个值得极力推荐给爱酒人士的必游秘境!

  我来到当地望族所经营的Quinta Dos Avidagos酒庄,现任庄主Pedro Tamagnini看起来约莫四十出头,带着点世家子弟的潇洒劲。抵达酒庄时工人们刚忙完一天的农活,风尘仆仆地搭着小货车回到酒庄,男工们带着微微羞涩的淳朴笑容让我拍照,而女工们则因为没好好打扮而匆匆闪避了,真是令人莞尔。庄主带我参观酒庄里的小教堂,说以往交通不便,很多远道来的工人们周日没法回到家乡的教堂做礼拜, 所以他的曾祖父就特地建了这个小教堂。他指着对面山坡的梯田,给我说明梯田朝向以及海拔高低对于葡萄树带来的影响,以及他们如何善用不同区块葡萄的不同风 味来混酿出口感均衡丰富而且耐陈年的酒。此外,Quinta Dos Avidagos也很有使命感地建立了一座杜罗河产区的波特酒博物馆,来到博物馆里,你可以看到许多有关波特酒的文史资料和梯田开垦工具、酿造器材等,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对这产区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这晚我留宿在酒庄重新装修的客房,在院子里尝试着用慢速快门去捕捉漫天的星斗,却被降到零度的气温冻得直打哆嗦。

葡萄牙" type="#_x0000_t75">

次日,在低温中驱车沿着Douro河谷往东边上游而行,来自源头的温暖河水遇上冷空气,在河面上蒸腾出袅袅的雾气,宛如仙境一般。车到山谷里,雾气浓得连阳光都照不透,太阳看上去就像是几乎要被隐蔽了的白色月亮。在颠簸山路的几个之字型急上急下之后,我们来到一个位于梯田之间的酒庄――Quinta do Javali。庄主Antonio Mendes是个充满激情的天才型酿酒师,酒窖里有着不少实验性质的酿酒设备,总在尝试着各种不同的发酵浸皮和木桶培养方式。地陪偷偷告诉我,要不是他的英语会话能力稍有限制,他还会更加滔滔不绝地说明酿酒的各种技术细节。他的二十亩梯田分布于海拔150300之间,主要种的是Tinta RorizTouriga FrancaTinto CaoTinta Barroca Touriga Nacional葡萄牙当地品种。他狳造的干红,多半拥有鲜明丰富的黑色浆果味,单宁如丝绒般绵密细腻充满层次感。他酿的波特酒更是一绝,晚装瓶年份波特(LBV)风味不输大厂更高档次的年份波特(Vintage Port),而陈年茶色波特(Tawny Port with indication of age)更是甜美细腻有着复杂的坚果、果脯、太妃糖和各种干燥草本香料味,非常迷人。

  这趟葡萄牙产区探查之旅让我发现到,当世人几乎要遗忘了葡萄牙美酒的存在时,这个国家许多默默耕耘的酿酒师们却已经悄悄地将酒酿到了不输其它主流产酒国知名产区的极高水平。而从价位来看,由于太少人懂得它们,更别说任何商业的炒作,使得葡萄牙酒的价格不仅相当合理,甚至还被过于低估了。对于追求风土特色和品质,并且注重性价比的葡萄酒爱好者来说,葡萄牙正等着给你许许多多的惊喜!

 

 

标签:西班牙红葡萄酒 波尔多红葡萄酒 西班牙红葡萄酒